人體器官買賣刑法規制的立法完善

2015-08-11 13:12:50

人體器官買賣刑法規制的立法完善

/丘浩宏

[摘要]

在《刑法修正案(八)》施行之前,我國關于人體器官移植相關問題的法律規制主要的法律法規是《人體器官移植條例》,但是該條例存在著諸多的不足。《刑法修正案(八)》的公布施行,無疑是人體器官買賣刑法規制方面的一大進步。

關鍵字:人體器官買賣  刑法規制

正文:

鑒于器官買賣行為的日漸猖獗,且其對于個人生命健康權的嚴重損害、對于人格尊嚴的踐踏、對于器官捐獻移植秩序的破壞,我國亟須建立完備的相應刑法規制制度以適應社會生活的不斷進步與變化,只有這樣才能真正發揮刑法的功能、達到刑法預防與制裁犯罪的目的。

(一)國外及我國澳門地區立法考察

首先應當明確我國《人體器官移植條例》中雖然肯定了自愿無償捐獻人體器官的合法性,但是禁止任何形式的人體器官買賣活動。其缺陷就是未動用刑法對器官買賣行為進行規制。

法國關于人體器官買賣犯罪行為的規定可以說是較為完備的。《法國新刑法典》以《公共衛生法典》為依據,在第511-2 條規定:付款從人身上取得器官之行為,無論形式如何,處7年監禁并處100000 歐元罰金。充當中介,為付款取得人之器官提供方便條件,或者有償轉讓他人人體器官的,處相同之刑罰。而該法第511-4條的規定則擴大了人體器官買賣犯罪的對象,該條規定對于人身上的組織、細胞或人體所生之物的付款摘取行為處5年監禁并處75000歐元的罰金,而不管其形式如何,充當中介的則比照處罰。從上述規定我們可以看到法國刑法對于人體器官買賣犯罪進行規制的特點,它只對買受他人的器官行為進行規制,著重打擊從事器官買賣中介業務的機構,而對于個人出賣自身器官的行為則不認為是犯罪。

而美國國會于1984年制定的《NATIONAL  ORGAN  TRANSPLANTION ACTS》則規定:任何人為了獲取可觀的報酬蓄意獲得人體器官,接受人體器官或者轉移人體器官用于器官移植,都將是違法的。違反此規定的,將處以50000美元以下的罰款或者五年以下的監禁,或者同時處以監禁和罰款。其特點在于如果買賣人體器官但并不進行器官移植而是為了別的原因而使用,則不認為是買賣人體器官的犯罪。

上述兩個國家都是采取直接規定刑法條文的方式對買賣人體器官的犯罪進行規制,可以此說種方法能更為有效地制止、打擊買賣人體器官的犯罪。但是國際上還有很多國家并不采取此種方式,他們往往在別的罪名下作出解釋以將相關的人體器官買賣犯罪歸入其中,使該犯罪行為受到刑法規制。如《德國刑法典》第七章第223條,《瑞士聯邦刑法典》第122條。我國在《刑法修正案(八)》正式實施前也是類似的,并沒有單獨的刑法條文規定人體器官買賣的相關犯罪,而只有當其符合其他罪名的犯罪構成時才能定故意傷害罪、非法行醫罪、盜竊、侮辱尸體罪等罪名。

人體器官買賣犯罪規定最為嚴厲的則要數我國澳門地區了。澳門2/96/M號法律規定:如果因為購買或出售他人身體器官或組織,或因為向他人交付人體器官或組織而支付或收取金錢,處三年徒刑。……未遂犯亦處罰。從這一法律規定我們可以了解到澳門直接動用刑法對人體器官買賣行為進行規制,而不管是個人買賣行為還是中介機構的買賣行為,也不存在對買受器官進行除移植以外的科學研究等活動而不受處罰的例外情況。

(二)我國現行立法述評

我國大陸范圍內關于買賣人體器官的法律規定主要有《人體器官移植條例》、以及《刑法修正案(八)》,筆者將重點論述二者的相關規定。

1、《人體器官移植條例》與刑法銜接上的缺陷

在《人體器官移植條例》中,對于買賣人體器官非法行為的規定主要出現在第一章總則第三條和第四章法律責任的第一、二條,即該法第二十五、二十六條中。第三條只是原則性的表明了我國禁止買賣人體器官的立場,只是口號性的條文,對于買賣人體器官行為的打擊并無實際意義。真正提到相關處罰的是二十六條,對于買賣人體器官或者從事買賣人體器官相關行為的制裁無非是沒收違法所得、行政罰款,撤銷從事上述行為的醫療機構的人體器官移植診療科目登記并對其負責人和直接責任人員給予行政處分,吊銷從事上述行為的醫生的執業證書等行政性處分。如果我們只是單純地依據該條處理買賣人體器官的不法行為的話,顯然會造成行為危害性與處罰力度嚴重的不平衡,買賣人體器官過程中可能出現的故意傷害、盜竊、侮辱尸體等行為無法得到應有的制裁。此時,只能適用本法的第二十五條的規定以達到規制不法行為的目的。第二十五條規定若出現未經他人同意強行摘取他人器官的、未經同意摘取尸體器官的或者是摘取未成年人、精神病人器官的情形之一,構成犯罪的,依法追究法律責任。在《刑法修正案(八)》實施之前,綜合考慮我國刑法的相關規定,不難分析出買賣人體器官的相關行為可能構成故意殺人罪、故意傷害罪、過失致人死亡罪、過失致人重傷罪、非法行醫罪、醫療事故罪等犯罪。但是筆者認為單獨以這些規定以填補法律的漏洞還是有欠妥當的,畢竟買賣人體器官的犯罪在可能滿足上述犯罪的犯罪構成的同時,必然還具有買賣人體器官并從中獲利的故意,主觀惡性和社會危害性顯然是更大的。更何況第二十五條的規定本身就存在著漏洞。當出現一個意志正常的成年人同意出賣自身的器官而授權給從事人體器官買賣中介業務的組織摘取其器官的情況,《器官移植條例》第二十五條則無法適用,而第三條口號性禁止器官買賣的條文又起不到實際的作用,給予了權利機在司法實踐中關過大的自由裁量權。

《人體器官移植條例》與我國刑法銜接上存在明顯的缺失,我們有必要在刑法中對買賣人體器官買賣的行為作出具體規定。而且我們看到我國刑法在危害公共衛生罪這一類罪中早就規定了非法組織賣血罪,強迫賣血罪,非法采集、供應血液,制作供應血液制品罪,采集供應血液制品罪,采集供應血制品事故罪等罪。而買賣人體器官我們也當然可以理解為包括對人體器官、組織及其他人身體組成部分的買賣。既然我國刑法已經明文禁止血液交易的行為,則作出禁止非法人體器官交易的規定也應當在情理之中。

2、《刑法修正案(八)》的相關規定

對于人體器官犯罪的相關規定出現在《刑法修正案(八)》的第三十七條中。第二款規定:未經他人同意摘取他人器官、摘取不滿十八歲的未成年人器官或者通過強迫、欺騙等手段迫使他人捐獻器官的,依照刑法第二百三十四條故意傷害罪或者是第二百三十二條故意殺人罪的規定定罪處罰。第三款規定:違背他人生前意愿,未得到他人生前的承諾或者在其死后違背其親屬意愿摘取尸體器官的,依照刑法第二百零二條盜竊、侮辱尸體罪定罪處罰。而第三十七條第一款的進步之處在于它使買賣人體器官的犯罪在刑法中得到了確定,第一款規定:組織他人出賣人體器官的,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并處罰金;情節嚴重的,處五年以上有期徒刑,并處罰金或者沒收財產。

可以說《刑法修正案(八)》的出臺是我國對于人體器官犯罪進行規制的一大進步,它解決了司法實務中處理人體器官犯罪法律適用難的問題,在打擊該類犯罪,防止犯罪發生方面也具有進步意義。但是筆者認為修正案中把所有有關人體器官的犯罪都設置在刑法第二百三十四條故意傷害罪的框架下的立法模式有欠妥當。因為第三十七條一開始就明確了該條增加于二百三十四條之后,作為二百三十四條(故意傷害罪)之一,并且該條第二、三款中已明確了如出現所述情形則分別依故意傷害罪與盜竊、侮辱尸體罪定罪處罰。把第二款的規定設置于刑法第二百三十四條之后的做法并無不當。但是,為什么不把第三款的規定直接設置在刑法三百零二條盜竊、侮辱尸體罪之后呢?同樣的道理,對于第一款,筆者認為應當設置在刑法第三百三十三條(非法組織賣血罪、強迫賣血罪)之下,作為第三百三十三條之一更為恰當。因為買賣人體器官的犯罪的特點就在于它在侵犯他人身體健康的同時更為嚴重的侵犯了社會公共衛生安全,它和非法組織賣血罪更具有相似性。而且法理上對于器官廣義上的理解當然地包括了人的骨髓、血液,進而我們可以更進一步地理解為非法組織賣血罪就是非法組織出賣器官罪的具體化的特殊情況。從以上的分析可以看到修正案在法律設置上的不足,而且條文本身的規定也存在缺陷。比如當出現行為人從中介機構處購買器官的情形時,中介機構當然可以依組織他人出賣器官罪的罪名定罪處罰。但是,想要對同樣存在著主觀惡性與社會危害性的購買者進行制裁的話,似乎找不到相關的刑法依據。再如當出現無第三者或中介插手的純粹私人之間的器官買賣情形時,器官買賣的雙方依然徘徊于刑法之外而不受規制。對于器官出賣者尚且不論,難道刑法還能忍受推動器官黑市日趨繁榮的購買者逍遙法外?所以筆者認為立法者可以參照法國的相關立法,尋求更為全面的刑法規制方法,以使我國刑法更為合理、完善。

(三)人體器官買賣犯罪的立法完善

縱觀各國的立法,法國刑法典在這方面的規定涉及面廣、立法完備,更好地達到了刑法預防犯罪和懲罰犯罪的雙重目的。筆者認為參照法國的相關立法,對我國的刑法進行相應的修改是可行的。

對于人體器官買賣犯罪理想中的立法構想,既要體現立法者嚴厲打擊非法人體器官買賣的決心,達到懲罰與預防的目的,又要體現法律對于弱者的保護,寬嚴相濟以實現社會的和諧,實現社會效果、法律效果的高度統一。鑒于此,筆者在參考了法國刑法典的相關規定之后,提出如下設想:

首先,對于未經本人同意摘取其器官,或者摘取不滿十八周歲的人的器官,或者強迫、欺騙他人捐獻器官的,依照本法第二百三十四條、第二百三十二條的規定定罪處罰。的規定,《刑法修正案(八)》把它設置在我國刑法第二百三十四條之后,作為二百三十四條之一的做法并無不當。這一規定可以給予保留而不做修改。

其次,對于違背本人生前意愿摘取其尸體器官,或者本人生前未表示同意,違反國家規定,違背其近親屬意愿摘取其尸體器官的,依照本法第三百零二條的規定定罪處罰。的規定,筆者認為《刑法修正案(八)》把它設置在我國刑法第二百三十四條之后,作為二百三十四條之一的做法欠妥當。把它設置在刑法第三百零二條之下的做法應該更為準確,這樣的做法會使得新、舊法條之間的過渡更為自然、平和,刑法的體例與內容編排也會顯得更加完整、嚴謹,同時也為平民大眾等非專業人士對于法律的檢索帶來了方便。

最后,也是筆者認為最應當得到改進的地方,就是《刑法修正案(八)》關于人體器官買賣犯罪的規定。修正案八的相關規定并不能很好地使所有買賣人體器官犯罪的行為都得到追究,這樣規制不全的立法當然不能很好的實現刑法的目的,也給了不法分子鉆法律空子的機會。筆者認為應當參照法國刑法的設置作出以下規定:以有償方式買取他人器官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后果特別嚴重的,處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充當中介,為有償取得他人之器官提供方便條件,或者有償轉讓他人人體器官的,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并處罰金;情節嚴重的,處五年以上有期徒刑,并處罰金或者沒收財產。并且把該規定設置在我國刑法第三百三十三條之中作為三百三十三條的第二款,原三百三十三條的第二款則移到最后作為第三款。

民法上對有償的解釋是雙方存在利益上的交換事實。有償的方式多種多樣,人體器官交易最常見的的有償方式就是支付對價,另外還有轉讓固定資產、有價證券、貴重的物品等方式。只要他人獲取器官是付出代價的,而不論何種方式,我們就認為是有償的方式。這樣的規定就能把私人之間的器官買賣行為囊括進來,通過刑法制裁非法購買器官者。另外,此處并未規定對于出賣器官者的處罰,這樣也是合理的。因為,出賣器官者大多是社會上的弱勢群體。他們出賣自身器官,破壞了自身身體的完整性,還可能影響健康,甚至死亡,從這方面看他們似乎本身就具備了受害者的身份。而且,他們出賣器官往往也是被生活所迫,無奈之下的不理智選擇。關于這點我們也可運用刑法的期待可能性原理來進行分析,當出賣器官者面對著不出賣器官就會使自己及其子女被活活餓死,或者就不能歸還巨款而被追殺等困境時,我們不可能期待出賣者能理智的作出更為合理的選擇。這本身就是社會機制設置不合理造就的不和諧場景,如果我們的法律還對這樣的弱勢群體科以刑罰,顯然就過于嚴格、殘酷。所以,我們沒有對出賣器官的行為在刑法中進行規制而只通過《器官移植條例》的相關規定給予一定的行政處理。這樣就能做到寬嚴相濟,刑法設置也更為合理,并且符合刑法謙抑性。

在結構方面,人體器官買賣的行為在犯罪形式上其實是和我國規定的非法買賣血液的犯罪行為類似的,人體血液買賣只是人體器官買賣的特殊形式。所以把人體器官買賣犯罪的條文設置在非法買賣血液的條文之下比設置在故意傷害罪條文之下更為合理,符合刑法對于的體例與內容的完整性和嚴謹性要求。

 

 

 

 

注釋:


[1]童鐵東、肖畫:《論買賣人體器官的犯罪化》,《法學研究》2008年第8期,第17頁。
[2]:童鐵東、肖畫:《論買賣人體器官的犯罪化》,《法學研究》2008年第8期,第17頁。
[3]:張鋒、任靜遠:《澳門有關人體器官和組織捐獻、摘取及移植的法律制度》,《法律與醫學雜志》2000年第3期,第125頁。
[4]:劉俊森、古津賢:《非法人體器官交易的刑事立法研究》,《醫學與哲學》2006年第1期,20頁。

 

 


>關于我們

  • 會長信箱
  • 秘書長信箱
  • 手機官網
  • 協會電話:0752-2167023
  • 傳真:0752-2160844
  • 協會地址:廣東省惠州市惠城區惠州大道5號佳兆業中心ICCT2棟14樓12,13室
loading
  • 掃一掃,關注協會微信
  • 博天堂918。com-博天堂博彩官网